荷官发牌官网

你的位置: 乡村阅读网 > 资讯 > 唐余傅鸣林潜全文阅读最新 唐余傅鸣林潜小说目录

唐余傅鸣林潜全文阅读最新 唐余傅鸣林潜小说目录

2022-05-31 15:08:31   编辑:亦岚
  • 唯爱别有居心 唯爱别有居心

    唐余是深海众所周知的纨绔渣女,不仅如此,她更是权势滔天。为此,虽众人厌恶她,看她不顺眼,可是却无人敢主动招惹她。然而,那一天,突然有一个稚嫩少年闯入了大众的视线里,他不顾众人不解的眸光,狂追唐余,甚至...

    咔咔哇咔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资讯
    小说详情

《唯爱别有居心》 小说介绍

唐余傅鸣林潜是著名作者咔咔哇咔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。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、笔尖流淌,酣畅淋漓,感觉身在其中。唐余是深海众所周知的纨绔渣女,不仅如此,她更是权势滔天。为此,虽众人厌恶她,看她不顺眼,可是却无人敢主动招惹她。然而,那一天,突然有一个稚嫩少年闯入了大众的视线里,他不顾众人不解的眸光,狂追唐余,甚至到了死缠烂打的地步……

《唯爱别有居心》 003、高端的猎人 免费试读

唐余喜欢他的脸,但是不喜欢他身上的味道,尤其是为了婚宴而准备的高端香水味,那是为了和齐萱配对而出的情侣单品。

她对香水研究颇深,只是一嗅便一清二楚,这让厌烦更加浓郁。

她屏息片刻,不得不喘气说话,只是语气越加冷漠:“若是你真的不在乎,那么便不该句句不离权柄。”

她轻轻的推开他,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,这个拥抱就散了。

“这四年来,我不留余力的在捧你,不管是三四线的娱乐版图,还是一线的新闻栏目,我都不曾亏待你。”

唐余挥了挥面前的空气,令人作呕的香水味散了些。

她看了眼指尖,放在鼻尖轻嗅,作呕的味道还在,于是面色冷了:“别拿感情说事了,我唐家已倒台,满足不了你日渐喧嚣的野心,所以……散了就散了吧,至于你对外说的甩了我,无甚所谓。”

唐余说完,手臂伸展开,对着的是门外:“临门一脚只差半寸,别事到临头功亏一篑,热血上头也不值得。”

说完扬声道:“菲菲,送客!”

林潜脚步没动,半响后垂头开口:“唐余,你爱过我吗?”

唐余微皱眉,她说:“出去。”

林潜走了,走之前弄脏了她的地毯,一双偌大的脏鞋印在雪白的毯子上,难看的有些突兀。

“洗干净。”唐余丢下这句话,转身准备回房。

菲佣是海外人,一口国语说的很不流利。

“小姐,有烂人。”

唐余回头,不速之客出现在面前。

果然是烂人,嫩的像青瓜秧的傅鸣,一只脚踩在白地毯上。

在酒店时她就注意到了,今天他穿的很骚包。

具体表现在灰色的合体西装,二十郎当岁的年纪,穿的像上流人士的精英做派,比三十还三十。

只有一张脸,棱角分明中带着***,一双眼镜架着,遮挡了野心勃勃的眉眼。

唐余对于看不见他的眉眼有些烦躁,却只是一瞬,就强压了下去。

“你怎么找过来的。”

晚宴结束的时候,唐余借口上厕所直接驱车离开了。

成年人的游戏规则,这便是算了。

但她没想到这孩子胆大包天竟然敢直接找过来。

唐余冷脸很唬人,整个组里的氛围跟着她的表情做调整。

笑时欢天喜地,冷时集体噤声。

而傅鸣表现的就是实习生的做派,他当做看不懂,也像宋宴之流,当做有意忽视。

长腿一迈,出现在她脸前。

“你说过的,约。”

唐余有片刻的恍惚,对于他的拥抱没抗拒,反而睁大眼不答反问:“这个香水和酒店时不一样……哪买的?”

傅鸣上次见她是在酒吧。

这人像是丝毫不避讳当红主持人的身份,穿着暴露,脸颊红润,眼神迷离,嘴唇微张,有意无声的对着四周人群说着一句话:“来勾引我。”

傅鸣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就势将人揽在怀里。

却在最后一刻被按了暂停。

她极冷淡的将他踢下床:“出去。”

明明前一刻已经被他勾的就差跪下来舔他的脚底板。

接着翻脸就不认人。

傅鸣觉得高端的猎人要以高高在上的猎物出场,他不信自己钓不到她。

所以冷艳的将写了联系方式的纸条丢在她怀里。

过后的半个月。

再无音讯。

现下,她又漏出那种眼神,迷离又依恋,眼睛全是自己的影子。

他勾起一抹笑,很冷,却转瞬即逝,变成含情脉脉,温柔的像对着钟爱的恋人。

“这不是香水味。”

唐余的声音像梦喃:“那是什么?”

“你……猜?”

唐余不猜,只是很喜欢这个味道,很喜欢很喜欢,喜欢到一时间昏了头。

夜半,唐余将他踢了下去。

“滚出去。”

傅鸣的眼镜在初始的时候就被唐余扔了,现下一张白净的脸,全是难堪。

唐余裹着被子仔细的看了他很多眼,脸色更冷了:“滚出去!”

傅鸣死死的盯着她,扭头就走。

开门时正撞上菲菲。

菲菲黝黑的脸颊上飘了两朵红云,傅鸣的脸比她更红。

砰的一声将门关上。

伪装的成熟稳重不见了,他有些气急败坏的再次爬上来,虎视眈眈的盯着她:“不带你这么玩的吧。”

唐余有些累,还有些乏,这档子事比她想象中要不舒服,严重的异物感让她看傅鸣更不顺眼了。

“你进长明台应该打听过我是谁吧。”

这点瞒不过她。傅鸣点头,下一秒他的下巴被挑起。

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我让你滚了,你没听见?”

唐余看着他的脸,没错过墨黑瞳孔的剧烈一缩。

她冷漠的勾起唇,在他脸颊上拍了拍,手感很不错,于是又多拍了几下:“滚吧。”

傅鸣灰溜溜的走了,拎着被蹂躏的脏兮兮的灰色西装。

菲菲探头对向唐余:“……打扫吗?”

唐余勉力起身开大灯,看着粉色床单上的一抹浅浅的红皱眉。

“床单……扔了吧。”

菲菲不是很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良久后听到一声低低的呢喃:“脏了。”

隔天进台里时,她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,这段时间没少有人背地里用八卦的眼神看她。

议论的全是那些。

唐家倒台了,唐余什么时候卷铺盖滚蛋。

林潜要订婚了,他老婆什么时候让她卷铺盖滚蛋。

这些她权当没听见。

说是一朝天子一朝臣,长明台十年里换了三个主理人,上司一直在变,员工却还是那些。

什么都往心里去,还上不上班了。

但今天着实有点不想上班,而且还很头疼。

“老大,你倒是说说啊,什么想法。”

按了按突自狂跳的太阳穴,唐余开口说话:“去帮我买盒避孕药。”

助理圆圆愣在当地。

唐余看了她一眼:“不方便?”

“不不不!”圆圆矢口否认完,喃喃的转身要出门,门打开,人又转了回来:“不过你到底什么想法啊,关于林潜的。”

唐余默默的睨她:“回头屎,你吃吗?”

她想,能有什么想法,她最烦的就是麻烦。

尤其是现在这种。

事到临头想悔婚,上演电视上的婚礼经典桥段“我不同意”,如果不同意,早干嘛去了。

座机响了。

“老大,实习生今天什么安排。”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